热门标签

易领高:路的尽头 就是希望的起点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03 14:05
内容摘要:   各地统战部北京市委统战天津市委统战河北省委统战部山西省委统战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辽宁省委统战部吉林省委统战部黑龙江省委统战部上海市委统战江苏省委统战部浙江省委统战部安徽省委统战部福建省委统战部

  各地统战部北京市委统战天津市委统战河北省委统战部山西省委统战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辽宁省委统战部吉林省委统战部黑龙江省委统战部上海市委统战江苏省委统战部浙江省委统战部安徽省委统战部福建省委统战部江西省委统战部山东省委统战部河南省委统战部湖北省委统战部湖南省委统战部广东省委统战部广西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海南省委统战部重庆市委统战部四川省委统战部贵州省委统战部云南省委统战部西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陕西省委统战部甘肃省委统战部青海省委统战部宁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新疆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统战部沈阳市委统战部大连市委统战部长春市委统战部哈尔滨市委统战部南京市委统战部杭州市委统战部宁波市委统战部厦门市委统战部济南市委统战部青岛市委统战部武汉市委统战部广州市委统战部深圳市委统战部南昌市委统战部长沙市委统战部贵阳市委统战部海淀区委统战部本溪市委统战部阜新市委统战部吉林市委统战部松江区委统战部宝山区委统战部金山区委统战部南通市委统战部宿迁市委统战部镇江市委统战部温州市委统战部淮安市委统战部安庆市委统战部铜陵市委统战部淄博市委统战部滨州市委统战部漯河市委统战部宜昌市委统战部湘潭市委统战部益阳市委统战部珠海市委统战部遵义市委统战部毕节市委统战部丽江市委统战部延安市委统战部天水市委统战部各地统战部北京市委统战天津市委统战河北省委统战部山西省委统战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辽宁省委统战部吉林省委统战部黑龙江省委统战部上海市委统战江苏省委统战部浙江省委统战部安徽省委统战部福建省委统战部江西省委统战部山东省委统战部河南省委统战部湖北省委统战部湖南省委统战部广东省委统战部广西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海南省委统战部重庆市委统战部四川省委统战部贵州省委统战部云南省委统战部西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陕西省委统战部甘肃省委统战部青海省委统战部宁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新疆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统战部沈阳市委统战部大连市委统战部长春市委统战部哈尔滨市委统战部南京市委统战部杭州市委统战部宁波市委统战部厦门市委统战部济南市委统战部青岛市委统战部武汉市委统战部广州市委统战部深圳市委统战部南昌市委统战部长沙市委统战部贵阳市委统战部海淀区委统战部本溪市委统战部阜新市委统战部吉林市委统战部松江区委统战部宝山区委统战部金山区委统战部南通市委统战部宿迁市委统战部镇江市委统战部温州市委统战部淮安市委统战部安庆市委统战部铜陵市委统战部淄博市委统战部滨州市委统战部漯河市委统战部宜昌市委统战部湘潭市委统战部益阳市委统战部珠海市委统战部遵义市委统战部毕节市委统战部丽江市委统战部延安市委统战部天水市委统战部各地统战部北京市委统战天津市委统战河北省委统战部山西省委统战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辽宁省委统战部吉林省委统战部黑龙江省委统战部上海市委统战江苏省委统战部浙江省委统战部安徽省委统战部福建省委统战部江西省委统战部山东省委统战部河南省委统战部湖北省委统战部湖南省委统战部广东省委统战部广西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海南省委统战部重庆市委统战部四川省委统战部贵州省委统战部云南省委统战部西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陕西省委统战部甘肃省委统战部青海省委统战部宁夏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新疆自治区党委统战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统战部沈阳市委统战部大连市委统战部长春市委统战部哈尔滨市委统战部南京市委统战部杭州市委统战部宁波市委统战部厦门市委统战部济南市委统战部青岛市委统战部武汉市委统战部广州市委统战部深圳市委统战部南昌市委统战部长沙市委统战部贵阳市委统战部海淀区委统战部本溪市委统战部阜新市委统战部吉林市委统战部松江区委统战部宝山区委统战部金山区委统战部南通市委统战部宿迁市委统战部镇江市委统战部温州市委统战部淮安市委统战部安庆市委统战部铜陵市委统战部淄博市委统战部滨州市委统战部漯河市委统战部宜昌市委统战部湘潭市委统战部益阳市委统战部珠海市委统战部遵义市委统战部毕节市委统战部丽江市委统战部延安市委统战部天水市委统战部

  在该剧的第四集,面对一个时辰的办案限制,李必派人架起了“火闹钟”。在精巧的龙身之上,当香火烧到一定的刻度时,就有金属球落下撞击金属器皿,发出响声起到闹钟作用。

  ”嘉兴市图书馆馆长沈红梅说。

  还有一家银行系险企山西分公司银保部制作并使用了含有夸大产品收益、利用停售进行虚假宣传内容的课件;时任该公司银保部副经理游某利用微信朋友圈向不特定人群发送夸大保险产品功能的信息。该公司被罚款6万元,游某被罚款1万元。三大类典型诱导宣传曝光就朋友圈销售误导频发的原因,银保监会此前表示,当前,包括互联网、应用程序、博客、微博客、公众账号、微信等在内的自媒体平台已成为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以及保险从业人员展示公司形象、推介保险产品、介绍保险服务、普及保险知识、宣传保险理念的重要渠道。

    青岛港目前已拥有7座油码头、13个泊位,可停靠45万吨级以下所有船舶;拥有546万立方米独立储罐,配备管道、水路、铁路、公路4种疏运方式。经过积极努力,青岛港已实现码头+仓储+管道+船货代理+物流配送+金融等多方资源的整合。

易领高:路的尽头 就是希望的起点

我在电视新闻生产一线连续工作了26年,亲身经历过两次大洪水和两次大地震,走访过湖南省的40个贫困县的1000多个贫困村。 今年参加湖南省“记者在扶贫一线”集中下沉采访锻炼活动,在桑植蹲点三个月,这个数字继续攀升。 在一线,我走过了许多不寻常的路。

最近,在国家深度贫困县——革命老区桑植县的红军村,我走上了一条新修的产业路。

发生在这条路上的故事,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这条路,在红军村,全长12公里,是今年六月才刚刚拉通的一条砂石路。 主持修建这条路的人叫杨凯,是红军村驻村帮扶工作队的队长。 杨凯来自湖南省军区。 他所在的部队从三十一年前开始,就在桑植县开展定点扶贫。 三十一年来,人民子弟兵反哺革命老区,坚守初心誓言:老区不脱贫,部队不撤兵!杨凯,已经是第二十四任队长了。

2018年,春节刚过,杨凯就主动请缨,来到了红军村。

这个村几年前还藏在原始次森林,与世隔绝,没有路与外界相通,孩子们上学,要爬“天梯”。

这在当时,是轰动全国的大新闻。 进村的第一天,杨凯就爬上了村里的红军崖。

红军崖的相对高度超过500米,因为我们限高500米的无人机,飞不过这个山头。 它看上去尽在眼前,你爬上去,至少得两个多小时。 乡亲们告诉杨凯,当年贺龙带着400多名红军战士,到过这个村,当时村子里只有36户人家,就有30个人参加了红军,跟着贺龙的队伍闹革命、打天下去了。 只是结果很悲壮,一个都没有活着回来!站在红军崖,俯瞰红军村,杨凯感慨万千。 当年那些革命先辈,为我们打天下、谋幸福,牺牲了生命,可现在,他们的后代生活的这个村,还没有摆脱贫困!他暗下决心,一定要让红军村,早日脱贫!红军村处在高寒山区,平均海拔800米,又是娃娃鱼的核心保护区。 山多田少地又偏,除了满山的粽叶,没有其他更多可以利用的资源。 通过走访,杨凯发现,这个县脱贫攻坚所面临的困难,远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他想过易地扶贫搬迁,这里的人都是红军的后代,对这一片土地的满怀着深情,不愿意搬,也没有合适的地方搬。 他想过发展现代农业,但红军村除了山还是山,田土本来就少,还是零星分布,根本就不成片。 他想过发展中药材种植,但是市场价格波动很大,风险也高,而且老百姓没有积极性。 他想过发展乡村旅游,但红军村地处偏远,周围没有合适的景点可以串联。

他还想过办一个山泉水厂,但是,红军村处在八大公山自然保护区的缓冲地带,又是娃娃鱼的核心保护区,不允许搞开发。 这一条条路,都被堵得死死的。 要想富,先得修好路。 可是,在红军村修路,要付出的代价,要比其他地方多出几倍,甚至十几倍。

因为,这里土质疏松、地质条件复杂,雨下得稍微大一点,就会发生山洪,进村的那条砂石路,就经常被雨水冲断。 为了修好路,彻底解决水毁道路的现状,杨凯四处奔走,多方筹措资金。

他依靠自己强大的后盾单位——湖南省军区,一共筹措到了三百多万元。

他用这些钱,首先拓宽并硬化了15公里的进村公路,接着就新建了12公里的产业路,成立了粽叶产业合作社。

把村子里原生态的野生粽叶林,变成了产业扶贫基地。

今年的6月4号,我第三次到红军村,这一次,我跟着乡亲们,走到了新修的产业路尽头。 这是一条真正的盘山公路,尽是之字拐、8字弯,但它串起了村里的三万亩野生粽叶林。 我跟着乡亲们,进了棕叶林,用镜头,记录了他们采摘粽叶的场景。

一个上午的时间,他们就每人就采满了一大袋,每一袋有六七十斤重。

这些新鲜的粽叶,被合作社就地统一收购,送往山外面的粽叶龙头企业。

今年行情好,每斤能卖四块多。

这样算来,他们每人每天的收入,就是四五百块呀。

当时我特别兴奋,站在那条新修的产业路的尽头,当着乡亲们的面,大声喊道:“路的尽头,是希望的起点!”是的。 路的尽头,就是希望的起点。

红军村的路修通了,脱贫致富就有希望了。

在此之前,为了摸清家底,探明路线。

杨凯和乡亲们经常一起,起早摸黑,进山勘察,有时候,一走就是一整天。 饿了,啃几个包谷粑粑;渴了,喝几口山泉水。 他的腿,落下了在部队高强度训练时留下的旧伤,遇上阴雨天,就会复发。 很多时候,他只能柱着拐棍,艰难前行,翻山越岭。 他一瘸一拐,看上去,就像一个伤病员。 每次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心里就像打翻一个五味瓶,说不出来的各种滋味,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 杨凯是个军人,有钢铁一般强的意志。

他不会哭,我就服他!他的这支拐棍,支撑他前行,也鼓舞了我在扶贫一线的斗志。 下沉的这三个月,我以他为榜样,坚持贴近实际,坚持贴近生活,坚持贴近群众。

不是在下乡,就是在下乡的路上。

我走访了桑植县的21个乡镇,走访了一百多个贫困户,掌握大量一手材料。

桑植县2014年以来就累计投资七亿六千万元,用来新建、改建乡村公路,现在,总里程达到公里。 这一条条乡间公路,通向了农家小院、通向了产业基地,通向了山外的世界。 有了路,老百姓脱贫致富就真的有了希望。 四通八达的公路网络,让这个大山深处的各个乡镇,都与外界联通在一起,拥有了自己的经济命脉。 就在前几天,由杨凯牵头、湖南省军区主导建设的粽叶加工厂,在红军村所在的乡镇——龙潭坪动工了,年底就可以建成投产。

到时候,红军村的粽叶就可以就近加工。 不但会降低成本,还会提高收益。

关键的关键,还可以覆盖带动周边的其他乡镇,大力发展粽叶产业,从而激发当地脱贫攻坚的内生动力。

因为在桑植,有26万亩的野生粽叶资源,有的地方还开始了人工种植。

粽叶产业已经成为当地脱贫攻坚的特色产业。 这正是,扶贫一个村,带动一个镇,辐射一个县呐。

近年来,桑植县始终坚持绿色发展理念,不搞大开发。

依靠山地资源,大力发展桑植白茶产业,形成了“一主多特”的产业发展格局。 粽叶产业和金钱柳、中草药种植、豪猪和娃娃鱼养殖等产业一起,成为脱贫攻坚的特色产业。 预计2019年年底,这个县可以如期实现脱贫摘帽。

路有多长,我要讲的故事就有多长。

杨凯的故事还在继续,在他看来,人生没有越不过的坎,脱贫攻坚,没有啃不下的硬骨头。 他现在是一名正营职的部队干部,早在2012年12月,自告奋勇,第一次来到桑植县,在深度贫困村谷家坪,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他用两年的时间,带领乡亲们爬山涉水、修路架桥、兴办产业。

硬是把一个贫困村,建成了乡村旅游的明星村。

2018年,杨凯重返桑植,还破例担任红军村和新阳村两个贫困村的帮扶工作队队长。

两个贫困村,两块硬骨头,三年要脱贫,困难和压力可想而知。

但是,杨凯没有退缩。 他知难而上,用忠诚,反哺老区人民;用智慧,探索脱贫思路。 几年来,杨凯共争取到扶贫资金4000多万元,帮助3个乡镇16个贫困村修建道路51公里,还修了三座桥。

帮助91户247名贫困群众搬出大山,实施危房改造151户,有效带动1226户3687人脱贫致富。

他先后两次被评为湖南省扶贫工作先进个人。 他帮扶过的谷家坪村,2014年就实现了整村脱贫,建成了国家4A级旅游景区;他正在帮扶的新阳村,2018年也脱贫了,现在也是国家4A级景区。

他正在帮扶的红军村,因为修通了产业路,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野生的粽叶变成了赚钱的金叶,变成了大把大把的人民币!今年年底,铁定可以高质量退出贫困村的序列。 故事有多长,我们的未来就会有多长。 杨凯的故事还在继续,他用自己的切身经历告诉我们,只要因地制宜、精准施策,我们就一定能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我们的深度贫困县就一定能迎来乡村振兴的美好未来!相关专题:。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