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治病致截瘫20年再诉引来情法反思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04 07:04
内容摘要:   机关党委(人事司)承担机关和区域能源监管机构等直属单位的人事管理、机构编制、队伍建设、纪检监察等工作,负责机关和在京直属单位的党群工作。 二是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主要围绕改变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加强

  机关党委(人事司)承担机关和区域能源监管机构等直属单位的人事管理、机构编制、队伍建设、纪检监察等工作,负责机关和在京直属单位的党群工作。

  二是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主要围绕改变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加强体育锻炼和进一步减轻课业负担这几个方面来努力。这也是教育部和国家卫健委和各省级人民政府签订责任书里边的核心内容。在这方面我们要进一步通过推进学校体育教育的改革,真正落实学校在体育课上能够帮助儿童青少年学会健康知识,学会基本的运动技能,同时做到勤练以及常赛,就是经常参加体育锻炼和竞赛。希望通过这样具体的举措,能够让广大儿童青少年更多走进阳光下,走向操场,改变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在今年年底之前,教育部还将出台一个新时代加强学校体育和美育工作的意见,这个意见里明确提出学校体育的改革要围绕教会勤练和常赛三个关键词,这三个关键词如果能真正落到实处,就可以改变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能够让广大儿童青少年掌握健康知识和一到两项运动技能,并且能够经常性的参加体育锻炼和体育竞赛,这对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提高他们的体质健康水平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

  供水用水是事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民生工程。2008年1月,市人大常委会颁布实施了《广州市城市供水用水条例》,对规范城市供水用水活动、促进供水事业发展等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然而,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人民群众对水质安全的需求与供水用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日益凸显。2016年市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对《广州市城市供水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实施情况进行执法检查后指出,《条例》的实施范围未包括农村地区,对老旧小区、城中村存在的供水用水难题缺乏有效解决措施。

  不少有违法行为的女司机虽说“敢于”违法,“敢于”不听交警命令,但实在是手潮加脚下没准,肖警官今天碰上的情况,也并非罕见。  重点路段增新型“电子警察”  一个多小时内,20多名司机被查处。机场大队交警强调说,和没装探头前相比,违法数量已经有了下降。  据市交管局的消息,此类执法工作,在周末和节假日期间会更频繁。此前,警方在清明节、五一小长假、周末等时段内,专门制定整治方案,并结合近3年来的周末、节假日期间交通出行数据分析结果,分别针对违法占用应急车道行为高发的全市17条高速公路制定个性化疏导方案,提升交通路流量,严防长时间、大范围交通拥堵。

  他觉得,阅读能激发一种促人进步的精神力量。  留言板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便签纸,满满是对新疆的爱和祝福。对于天山网你读书我送书世界读书日活动来说,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天山网后续还将在乌鲁木齐大型商超的休息区设立天山读书角,以供市民自由翻阅、借读,并开展网络公益活动,通过网络平台面向社会发起征集令,为幼儿园征集0-6岁儿童绘本(七八成新以上即可)等活动。  后续活动正在紧张筹备中,敬请期待。

治病致截瘫20年再诉引来情法反思

1999年5月19日,李伟因“医疗事故”造成胸部以下截瘫,现鉴定为一级伤残,医院补偿40万元。

而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20年后,她还活着,而她的家,早已一贫如洗。

李伟认为,当年的补偿款只能涵盖二十年之内的费用。 今年,李伟一纸诉状告至法院,诉求医院赔偿二十年之后的残疾赔偿金、护理费、后续治疗费……可因为当年与医院签订的《一次性终结补偿协议》,一审法院驳回了她的请求……李伟躺在床上:人还在,钱没了,后续治疗该怎么办?(8月29日《红星新闻》)20年前治病致高位截瘫,医院一次性终结补偿40万,20年后起诉医院还能获赔吗?这是当事人正在寻求的答案,也引发了法律层面的极大争议。 就法律层面而言,医疗事故造成一级伤残,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七章等规定,既可以选择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来处理,也可以选择医疗损害赔偿适用《侵权责任法》来维权。

20年前,经医疗鉴定后,双方达成了一次赔偿的协议,医院一次终结性补偿人民币40万元,并签了《一次性终结补偿协议》以防止再起争议,但也给后续的维权带来了挑战。

正是这一纸协议,让20年后法律层面的“继续追溯权”难以得到实现。 为了更有效地维护权利,解决侵权赔偿超过20年以后怎么办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二条专门规定:“赔偿权利人确需继续护理、配制辅助器具,或者没有劳动能力和生活来源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赔偿义务人继续给付相关费用五至十年。 ”法定的“赔偿年限”是20年,也就意味着超过20年后,权利人还可以通过司法程序,再次要求给予最高10年的“补偿延展”,且“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这是一种补充性的权利救济途径,能最大化保证被侵权人的权利损失,使之通过补偿加权而更有尊严。 但双方签定的终结协议成了维权的最大鸿沟,当事人所面临的法律困境得以呈现,也让整个群体状态和法律操作难度得以显现,并引发了情法层面的思考。

侵权要担责,伤害要赔偿,这是基本的道德规范和法律准则。

除开工伤外,人身损害目前都是采取最长20年的一次性赔偿,有止纷制议的合理性,既能最大化保障各方的利益,又能有效维护社会稳定,避免伤害赔偿争议无休无止。 按照黄金分割的理论,法律确定的赔偿时限具有大量的案例支撑,也有概率性的事实保障。 侵权要赔偿天经地义,但也正如有论者所言,“赔偿也不可能无休无止”。 普遍之下总有例外,原来预期的“很快就会死亡”却大大延长,之前的补偿金早已耗尽,物价上涨让“医疗事件”后续治疗与护理难以为继。 法律诉讼是解决问题和保护权利的最佳手段,也是获得公平结果的兜底路径,应当得到理解和支持,于情于理于法都毋庸质疑。 眼下,抛开法律争议和情感上纠结,一个必须思考的问题是,一次性伤害性补偿之后,被侵权人如何避免陷入“一次性赔偿”的困境,让之后的治护可持续并得到质量保障。 20年前的40万元确实是一笔不少的数目,如果作为资本可以实现财富的倍级增长。

但坐吃山空,很快就会难以为继,因而实行后续性的救济和保障,需要更加完善的机制,这也是治病致截瘫20年再诉引来情法反思。

这需要当事人具有长效思维和一定的理财能力,善于运用一定的理财手段实现保值增值;需要完善的社会救济体系惠及和保护,如困难补助、大病补助和临时救助;也需要社会各方发挥慈善的力量,利用各种平台为特定人员捐款捐物,让其获得公益庇护。

总之,只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用制度之善去抚平弱势者身心的创伤,破解情法所带来的二维难题。

(堂吉伟德)相关阅读:。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