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中共台湾地下党为何覆灭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7-17 14:02
内容摘要:   公司对我们这些没有技术的员工进行了免费培训,现在我每月收入2600元。”热伊莱说。如今,刻苦努力的热伊莱已从修补岗调往检验岗,并担任班长。“今后我会努力学习技术,靠自己过上美好生活。”她说。

  公司对我们这些没有技术的员工进行了免费培训,现在我每月收入2600元。”热伊莱说。如今,刻苦努力的热伊莱已从修补岗调往检验岗,并担任班长。“今后我会努力学习技术,靠自己过上美好生活。”她说。

    开幕式上,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孙善学院长代表主办方在致辞中表示,京台青年创新创业大赛是海峡两岸青年交流合作的重要平台和品牌,在两岸青年人中有较大的影响力和感召力,希望参赛选手以比赛为契机,成为好朋友,结成好伙伴,在思想上加强交流,在事业上加强合作,勇做走在时代前列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奉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此次活动还邀请到老一辈科学家、中国科学院林群院士,他寄语广大参赛选手,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社会进步的灵魂,在“双创”浪潮中,青年人更是不可替代的生力军,京台青年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理所当然应该走在创新创业的前列,让创新成为青春远航的动力,让创业成为青春搏击的舞台。希望年轻人把握好机会,勇于拼搏,敢于创新,用梦想点燃内心创新创业的激情!  本届大赛近1300余个团队报名,呈现规模大、质量高、交流广、专业强等特点,以大数据、物联网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代表的科技类创新创业项目和以体育、娱乐等文化元素为发展内核的文化创意类项目纷纷亮相。经过预赛、复赛层层选拔,京台两地共有43个团队晋级决赛,经由海峡两岸投资界、教育界、产业界的16名专业资深人士  严格评审,前沿科技组和文创体育组分别评出一、二、三等奖以及最佳新创奖、最具人气奖。

  我的主人名叫何慧琴。7月10日,晚饭过后,她如往常忙活着收拾碗筷,然后把残羹剩饭倒进装我的袋子里。  在此之前,我所在的绿色湿垃圾桶已收集菜叶、蒜皮和鸡蛋壳。抖落干净后,主人又把废纸巾、烟头等扔进我旁边的干垃圾桶。加上打包好的一袋快递盒子、塑料瓶,收拾完毕,主人拎着我和两个兄弟,出门散步。

  蔡奇强调,要全面从严管党治警,按照四个铁一般标准,全面加强公安队伍革命化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努力锻造高素质过硬的公安铁军。

  “张弛有度,既在课余时间调整了自己,也保证了自己有个健康的身体应对中考。”  这个假期,李林洋也已经提前借来了高中教材,预习高中知识。

中共台湾地下党为何覆灭

1949年解放战争凯歌高奏时,解放台湾成为最后一项战略任务。

毛泽东在这一年7月曾提出“我们必须准备攻台湾的条件,除陆军外主要靠内应和空军”。

这时所说的“内应”便是岛内地下党组织,可惜的是几个月后这一组织便遭受了大破坏──中国共产党领导民主革命时期,台湾也有部分革命者建立和发展过共产党组织,不过却因岛内的特殊情况屡遭破坏。

在解放军开始筹划渡海攻台而急需内应时,1950年初中共台湾工委却遭到近乎覆灭性的损失,组织基础薄弱、指导思想急躁和领导成员的腐败是其主要原因。 “老台共”失败后中共于1945年建立台湾工委台湾于1895年被日本侵占后,岛内人民仍同大陆保持着密切联系,一些进步青年回大陆学习时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 如岛内的女革命者谢雪红在1925年便于上海参加五卅运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年底入莫斯科东方大学,同邓小平、蒋经国为同期同学。 1928年4月,以旅沪台湾革命青年为骨干的台湾共产党在上海租界一家照相馆的二楼上成立,后被人俗称“老台共”。 台共书记为林木顺,蔡前(后改名蔡乾)、谢雪红等为中央委员会成员。

台共在中共中央帮助指导下建立,不过按照共产国际关于殖民地党组织应归宗主国党组织领导的原则,当时的名称是“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归日共领导。

台共建立后即返岛发动群众,于1929年在台湾中南部通过“农民组合”发起小规模暴动,日本警方随之展开第一次“台共大检肃”,逮捕了许多骨干。 随着日共组织在本土被破坏,1931年日本警方在全岛发动第二次“台共大检肃”,抓捕了台共领导谢雪红等人并判重刑,导致组织瓦解,只剩少数人隐蔽民间或潜回大陆。

如蔡前回福建后进入中央苏区,作为台湾代表参加了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后跟随红军长征到陕北,抗战时还任过八路军敌工部部长。 1945年8月日本投降,随后国民党军由美军运送接收台湾,中共中央也决定在这块回归祖国的省份建立组织。 当时在延安的蔡前是唯一有红军资历的台湾干部,虽然此前犯过生活作风错误,中共中央鉴于他熟悉岛内情况并经过长征考验,还是任命此人为台湾省工委书记。 9月间蔡前由延安出发,12月到达江苏淮安,同在华中局工作的台湾籍干部张志忠等人会合,再分批到沪以返台。

1946年4月,工委副书记张志忠先行到达台北,7月间蔡前(后改名蔡乾)抵达,并联络岛上的谢雪红等人秘密建立组织。 由于台湾受日本半个世纪统治,大陆革命风潮对岛内影响小,群众对共产党缺乏了解,工委一年内发展党员不过百余人。 国民政府刚上岛接收时,台湾知识分子大多对重归祖国感到兴奋,随后又对国民党“接收大员”的搜刮恶行极度失望,不少人对共产党产生向往并要求入党。

不过其中一些人出于赶时髦,革命意志并不坚定,遇到风浪便出现逃避,李登辉便是其中一个典型。

1946年9月,刚从日本回台湾大学农学院就读的23岁的学生李登辉曾申请加入共产党,很快得到批准。 1947年2月末发生“二二八”起义时,李登辉参加了一些宣传,随后因国民党军警特展开血腥镇压便躲避起来不参与活动。

1948年夏天,毕业后已担任台湾大学助教的李登辉找到中共台湾学工委要求退党,并称自己仍相信马克思主义学说,却不愿过组织生活和受党的纪律约束。

当时组织上分析,李登辉是因害怕危险而退党,经挽留无效后便予同意,不过此人还答应保守秘密。 据几十年后退休的台湾特务头子回忆,中共台湾工委遭破坏后国民党当局也知道了李登辉这段历史,曾将他拘留审查过七天,放出后很长一段时间还要定期汇报,外出又遭跟踪。

直至1970年代初,蒋经国强调“吹台青”(即提拔台籍新人)时提升了李登辉,才向其说明:“你的有关材料已经被烧了,以后没有这回事了,好好做事吧。 ”蒋经国能有此表示并不奇怪,因他自己当年在苏联也加入过共产党,后来喜欢重用共产党的叛徒或脱党分子。 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卷起全岛反对国民党统治的民变,中共台湾省工委因事先缺乏准备,只有谢雪红和张志忠等人组织部分群众参加斗争。

随后国民党当局实行白色恐怖,使工委的秘密活动更增加了困难,不过民众不满的滋长也为地下党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

摘自《学习时报》2010年08月02日第07版,作者:徐焰,原题为:《中共台湾工委为何遭受大破坏》。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