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文章

金宇澄三部新作问世:文学玻璃罩下的时间标本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03 14:05
内容摘要:   他表示,张灿民主任代表委党组看望大家,同时也是对全体物价转隶人员一次集体谈话,听后倍感温暖亲切,倍受鼓舞振奋。 张国利家四世同堂,家庭成员中有蒙古族、满族、汉族3个民族。 我们既要坚定走中国特

  他表示,张灿民主任代表委党组看望大家,同时也是对全体物价转隶人员一次集体谈话,听后倍感温暖亲切,倍受鼓舞振奋。

  张国利家四世同堂,家庭成员中有蒙古族、满族、汉族3个民族。

  我们既要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也要胸怀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矢志不移贯彻执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和基本纲领,做好当前每一项工作。  鲁迅先生有句名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  只要我们坚持独立自主走自己的路,毫不动摇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就一定能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就一定能在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扫描二维码分享到手机

  随后4年,平均每年都有至少一家合资券商成立。2012年10月份,对外开放再迎新进程,外资在合资券商中的持股比例上限从1/3提高到了49%,但自2011年后的7年内却再未有合资券商(不包括港资参股券商)获批新设。为何合资券商由蜜月期步入冷淡期,为何1+1难能大于2成为市场讨论合资券商结构的热点话题。某券商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合资券商发展得如此步履蹒跚与中外股东的理念不合及优势不同相关。合资券商虽然可以吸收到国际一流的股债业务经验,但国内本土大型券商的地域优势也不容小觑。

  在种族隔离制度时期,南非曾被列为发达国家。当时的白人种族隔离政权对占全国人口大多数的黑人群体漠不关心,在统计上将其排除在外,因而错误地将南非定位为发达国家。这导致南非被迫大幅降低关税,对本国制造业造成了巨大冲击,从而诱发了上世纪90年代国民经济的“去工业化”现象。

金宇澄三部新作问世:文学玻璃罩下的时间标本

  《方岛》《轻寒》《碗》  金宇澄  上海人民出版社  “一定意义上说,文学就是要用玻璃罩子,把你的时间做成标本固定下来。 ”在今年上海书展的活动上,金宇澄如是说。

以此看来,他记录上海市井流转的茅奖作品《繁花》、写父母故事的非虚构作品《回望》,都可视为这份“标本拼图”的一部分。 而之于他自己,他青年时代的时间记忆,也作为标本,保存在他最新出版的三部作品《方岛》、《轻寒》、《碗》中。

三本书所涉及的地理空间覆盖了故乡江南小镇、东北乡村和他最熟悉的都市上海,风格皆迥异于海派气味浓郁的《繁花》,有小说,有纪实,呈现出一个自如行走于虚构与非虚构之间的金宇澄。   《方岛》是一部短篇小说集,收入《譬喻》、《风中鸟》等九个故事,大都创作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取材自金宇澄的东北乡土经验,带有当时文坛流行的文本实验和现代主义色彩。

《轻寒》是一部中篇作品,1991年发表于《收获》,写的是沦陷时期江南小镇的生活,从日常生活情境和女性视角切入,呈现社会人心惊心动魄的面貌,又从细节上予人回味。

这部作品充满了电影剪辑感,金宇澄说,当时他仔细研究了故乡江南的方方面面,对后来写《回望》的帮助也很大。 作家笛安认为,《轻寒》模糊了时间轴,有很多细部的工笔画式的描写,着力于场景的细度,“很美”。 《碗》则写于近年,是一部非虚构作品,写当年东北农场的一个女青年死于井中,三十年后她曾经偷偷生下的女儿忽然出现,和一群已成为“爷叔阿姨”的老知青返回东北,重新咀嚼命运的苦涩和虚无。 书中还附有同题的虚构作品《苍凉纪念日》,纪实与虚构相互映照,凸显作者对多重叙事声音的偏爱。

值得一提的是,与《繁花》一样,金宇澄本人为三本书绘制了27幅插图,封面也来自他的画作。 金宇澄笑称,“现在觉得画画比写作有意思”。   在以《繁花》惊艳文坛之前,很多年的时间里,金宇澄的唯一身份是《上海文学》的编辑。 其实他的文学道路起步很早。

他1969年去东北插队下乡,七年后回上海,在一家钟表零件厂上班,“很烦”,私下里喜欢文学。 有一个美工朋友告诉他,“你的信写得挺好的,可以写小说”。

1986年上海作协办了一个青年创作班,结束时必须交一个小说。

孙甘露也是这个班的,很快就交了稿,而金宇澄“心事重重”,终于有一天从晚上八点奋笔写到凌晨三点,写出了《风中鸟》。

这篇小说后来发表在《上海文学》上,不久又获了杂志的短篇小说奖,他本人也成为《上海文学》的编辑。

《风中鸟》写的是一口废弃棺材的故事,苍凉中渗透了人生的妄诞,取自金宇澄在东北农场的经历,事实上他本人也做过一段时间木匠。

知青岁月给金宇澄很深的影响,那段生活的一个个印记和片段,都以纪实或虚构的形式,留在了《方岛》和《碗》中。

因此他说文学是他的玻璃罩子,“我真的非常感谢写作,做了很多无用功的事情也可以记录下来”。   2011年,金宇澄以网名“独上阁楼”在上海本地的“弄堂网”上发帖,吸引了许多粉丝“催更”。 这便是后来《繁花》的雏形。 《繁花》的语言极有特点,采用改良过的上海话,嘈嘈切切,可看作是典型的海派文本。 以此对读《方岛》《轻寒》,不难看出金宇澄在漫长时间里的积累、打磨和转型。

《方岛》是一部很“北方化”的作品,文风更凌厉,西方文学阅读底色之上,又采用许多东北方言,是金宇澄青年时代的侧影。 但评论家顾文豪认为,金宇澄的上海记忆正是从东北开始的,“如果没有离开上海,那个上海记忆便不特殊”。

金宇澄同意,在东北,才和上海有了“异地恋”般的情感,“北方生活对你来说不是一个母语的环境,就会有非常大的刺激,你会深刻地记住出生地的好。 所以《繁花》写出来,有这方面的原因在。

”  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金宇澄一度暂停了写作,一心一意当编辑。

现在回头看,发觉当编辑有许多好处,能密切关注到别人写什么,看到文学的全貌,知道我们今天怎样写小说,方式有哪几种,“当他(编辑)自己写作的时候,可能会比不做编辑的更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写了,什么东西很多人写就不写了”。 “从九十年代写《轻寒》到2011年写《繁花》,中间我看了多少稿子啊!”金宇澄笑。

这里面伴随的是他对所谓“小说”之理解的变化。

譬如《繁花》中对话不分行的话本体写法,就是因为觉得“这个样式没有”,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女孩子,穿衣服没有“撞衫”。

  与多数纯文学作家的幽闭式写作不同,《繁花》从诞生之初就带有网络性,当时金宇澄每天在网上和读者碰头,宛如“直播”,一边写一边就有人反馈说“昨天写得不怎么样”或“不对”,这让他愈发谨慎,感叹读者里卧虎藏龙,比作者更聪明。

他也很爱上豆瓣网翻看读者评论,有读者指出《繁花》里某段对话不对,六十年代怎么会有“变态”这种词汇。 金宇澄见了,意识到是自己没写好,忙托年轻编辑联络这位读者,后来在《繁花》重印时予以修订。 大概是与编辑身份有关,金宇澄自己在写作时,心中会存有强烈的读者意识,“为谁写”是他极为关注的问题,也会反思他那一代“50后”的故事在今天重述是否还有意思。 落实在写作层面,他愿意做一些技术层面的探索来面对年轻读者。 比如在《碗》中,他较少使用“知青”之类的带有特定时代色彩的词汇,更多使用“小青年”、“年轻人”等更加声气相通的说法。   金宇澄几次感叹说,我们现在的读者和1990年的读者是两个层面,过去没有那么多人读书,没有那么多文学活动,没有那么多人出国,“我们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一个有文化的时代。 ”在处处“娱乐至死”的一片哀声里,他表现出难得的乐观。 包括被文学界褒贬不一的网络作家,他也深感叹服:“那种做案头的功夫,非常非常厉害。 ”有读者问起王家卫的电影版《繁花》何时上映,金宇澄幽了一默:“应该是很快,还有几年吧!”(张玉瑶)+1。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