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新闻

冯远征:梦里梦外都是戏

编辑: admin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8-21 14:02
内容摘要:   应该说2018年取得了战胜流动性困难的初步成果,稳定了局面。但是我们还有相当大的压力,因为我们的困难还没完全解决。 图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向云南藏语系佛学院赠送三级学衔教材 西藏佛学院副院长

  应该说2018年取得了战胜流动性困难的初步成果,稳定了局面。但是我们还有相当大的压力,因为我们的困难还没完全解决。

  图为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向云南藏语系佛学院赠送三级学衔教材  西藏佛学院副院长达穷在发言中讲到,西藏佛学院自2011年10月开院办学以来,通过制定规范的教学大纲,编写切合实际、符合时代发展要求的教材,建立了较完善的教学、修行体系和学衔制度。根据西藏佛学院教派不偏、显密结合、僧尼共学、教研并重的办学方针,结合教学实际,已编写完成《西藏佛学院教学大纲》《西藏佛学院学制班教学大纲》《西藏佛学院尼众部教学大纲》《西藏佛学院边境偏远培训班教学大纲》。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副主任阿拉木斯认为,当前大部分电子商务企业和快递企业不属于一家公司,要确保相关数据信息在彼此之间有效、快速、合法的传递,仅依靠市场的力量难以妥善解决。另一方面,快递柜也在迅速发展。

    第一,没有内部指标。

    二、民间投资增速有所加快  上半年,民间投资同比增长%,增速比15月份加快个百分点。民间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增长%,增速与15月份持平;社会领域投资增长%,增速加快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长%,增速加快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增速加快个百分点。  三、基础设施投资增速回升  上半年,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增速比15月份加快个百分点,比去年全年加快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中,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投资增长48%,铁路运输业投资增长%,信息传输业投资增长%,道路运输业投资增长%。

冯远征:梦里梦外都是戏

原标题:冯远征:梦里梦外都是戏  冯远征饰演的杜甫(右)一生都未能实现理想。

方非摄  冯远征在北京人艺三十多年演过不知道多少戏,但眼下正在演的原创大戏《杜甫》中,他的身份是最复杂的一个。 他是导演,是主演,还是演员队队长,要惦记的事情很多,大概也是最累的一次了。

  做导演  第一次导戏偏偏不走套路  “杜甫,杜甫,梦中忽然想起几个光效的处理,怕明早起来忘了,赶紧爬起来给灯光设计孟彬发了微信。 掐指一算,还有四天时间。 嗯,再睡。

杜甫,杜甫,杜甫,杜甫……”话剧《杜甫》距离首演还有四天的8月5日,凌晨三点,冯远征发了这么一条像是说梦话的朋友圈,然后又睡了。

  要说最近这一个月他还真像是魔怔了,看他的微博、朋友圈,除了《杜甫》几乎没有别的词儿了。

第一次在首都剧场独立执导一出不那么好导的戏,他大概是真的紧张了。

  与以往的作品不同,郭启宏的这个剧本有大量的文言台词,刚开始演员都不知道自己在读什么。

为此,冯远征采用了一种特殊的排练方法。

以前的排练,大家一般用一周的时间做案头工作,围读剧本,然后就开始排练。 这次他们每天读两遍剧本,导演不做任何分析,头三天演员读得很费劲,到了第六天才好了一点。 第六天读完,老演员鲍大志问冯远征是不是明天就该“下地(排练)”了。

冯远征摇摇头说继续读,直到第十天这剧本读得才算顺了,又读了两天才开始排练。   “磨刀不误砍柴工”,第一天排练大家就把前三幕连下来了,第二天又把后三幕连下来,第三天就把全剧连了一遍。

那几天剧院的人都在跟冯远征打听,他们是怎么做到15天就全剧连排的,这在以往几乎是不可能的。 冯远征认为,这就是前期反复读剧本让大家心里有底了。

  一般排练前导演都会有个阐述,但冯远征偏偏不按套路来,“演过之后我再阐述,我不想用我的阐述给大家形成一个框架,更希望每个人都在自由的状态下发挥。

”在排练中也是,他会更多的让演员发挥,而不是一招一式地做示范。 但也有一些不自由,在《杜甫》剧组排练厅里不能打电话,不能聊天,不能吃饭。 冯远征希望给这些年轻演员立下一些规矩,让他们能够更专心地投入到创作之中。   身兼导演和主演的重任,冯远征还会遇到一些“难题”。

“在台上演出的时候,听到演员说错台词了,我就会想着待会儿得跟他说一下,灯光出一点问题,我也会一激灵,这就难免会走神。

”冯远征说,以后再当导演的话,尽量就不演戏,非要演也一定会选择一个戏少一点的角色。

  做主演  接地气的“杜甫”有点慌  白天要开会,晚上要演戏,演戏之前还得再提醒演员们,作为主演的冯远征在演出前还要把和表演无关的事儿全部清空。

下午五点多,他会自己一个人在化妆室,喝杯咖啡,然后在脑子里默默把所有的戏过一遍。   杜甫这类文人角色,对冯远征来说并不陌生。

他以前演出的《知己》中的顾贞观,《司马迁》中的司马迁都有类似之处,尤其是司马迁更为接近。

在冯远征看来,虽然都是文人,但这三个角色还是有许多不同之处,“顾贞观是特别理想化的文人,充满诗人气质;司马迁则更有文人傲骨,再加上遭遇宫刑的惨痛经历,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气质;杜甫则最接地气,是一辈子都没能实现自己理想的悲剧人物。 ”在人物的处理上,冯远征也会更偏向现实主义,强调细节的真实,并不单纯地突出杜甫的诗人气质,不让自己抑扬顿挫地吟诵诗词,而是像说话、打招呼那样读诗。

  最后一幕对于演员冯远征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他在梦境里同时与多位好友故交重逢,但他们又并非在同一个梦里,一个梦境和一个梦境互相交叠,有隔离又有连接,感觉就是一个诗人版的《盗梦空间》,他得时刻提醒自己别忘了自己在哪个空间,在和谁交流。

  《杜甫》不是一部常规意义上的戏剧作品,上半场几乎没有戏剧冲突,文学性很强,故事性很浅。 在艺委会审查时,也有人提出戏剧冲突不够的问题,但冯远征觉得中国的舞台上也需要这样的作品,“这是一部要求观众和创作者都能静下来的作品,我希望观众能够静下心来看戏。

”  这样的尝试对演员的意志力也是考验。 这部戏彩排时,几乎每一幕都有掌声,但首演后前几幕却奇怪地没了掌声,直到杜甫吟诵《茅屋为秋风所破歌》时才有人鼓掌。 冯远征说,首演时心里确实有点慌了,但几场演下来一直都是如此,看到现场观众并没有走才定下心来。

  对于《杜甫》这个戏,冯远征并不满意,也知道还有许多要修改磨合的地方,他也希望大家能再给年轻人和他这个“年轻的导演”多一些时间,“明年再演的话,效果一定会不一样。 ”(牛春梅)(责编:刘婧婷、丁涛)。

你可能也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