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新闻

教培机构贩卖焦虑须严惩不贷

编辑: 佚名 来源: 未知 时间: 2019-09-10 07:04
内容摘要:   内资企业进出口保持良性增长,外贸内生动力进一步扩大。上半年,福建省民营企业进出口亿元,增长%,占同期福建省外贸总值的%,比重较去年同期提升个百分点;国有企业进出口1073亿元,增长%,占%。

    内资企业进出口保持良性增长,外贸内生动力进一步扩大。上半年,福建省民营企业进出口亿元,增长%,占同期福建省外贸总值的%,比重较去年同期提升个百分点;国有企业进出口1073亿元,增长%,占%。

  丁根厚摄(人民视觉)  普遍存在侥幸心理  马路低头族为何屡禁不止?并非人们不知道低头路上行存在安全隐患。有关机构的一项调查中,%的受访者将走路看手机归因为对发生交通事故存在侥幸心理。  在山东读研究生的孙思琪是个资深“低头族”,几乎每过一两分钟就要看一下手机,走路的时候也不例外。

    3、电子邮件广告电子邮件广告具有针对性强(除非你肆意滥发)、费用低廉的特点,且广告内容不受限制。特别是针对性强的特点,它可以针对具体某一个人发送特定的广告,为其他网上广告方式所不及。  4、赞助赞助式广告多种多样,比传统的网络广告给予广告主更多的选择。  5、与内容相结合的广告广告与内容的结合可以说是赞助式广告的一种,从表面上看起来它们更像网页上的内容而并非广告。在传统的印刷媒体上,这类广告都会有明显的标示,指出这是广告,而在网页上通常没有清楚的界限。

  近日,国务院从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强化质量安全监管、强化金融保险等方面,提出加快推进奶业振兴、保障乳品质量安全的措施。这也是继《全国奶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发布后,国家层面对奶业发展的再一次集中发力。10年前,牛奶品牌的质量事件伤害了消费者的心,但也成为痛定思痛、彻底改革的开始。10年来,全行业壮士断腕、整顿振兴的决心和行动有目共睹。如果去牧场和奶农们攀谈一番,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中国奶业的质量安全水平正进入历史最好时期。

    在疏附县托克扎克镇阿亚格曼干村,陈全国在农家小院同村民们和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地县乡负责人围坐在一起促膝交谈,认真听取他们对贯彻落实党中央治疆方略、扎实做好稳定发展各项工作的意见建议。陈全国说,大家工作在基层一线,舍小家顾大家,真情服务群众、无私奉献付出,展现了新时代奋斗者的初心使命和担当作为。各级党组织要重视从基层一线培养选拔使用干部,让他们更有自豪感、荣誉感、责任感。

教培机构贩卖焦虑须严惩不贷

  一直有个现实主义的困惑:杭州卖瓜子的炒货店曾因滥用“最好”被罚得灰头土脸,全中国把焦虑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教培机构,就算是合法正当了吗?  近日,据新华网报道,假期里,各种段子充斥着家长的朋友圈,“孩子四岁,英语词汇量只有1500左右,是不是不太够?”“在美国肯定够了,在海淀区肯定不够。 ”百味杂陈的段子,来自真实的生活。   在“暑假逆袭”“弯道超车”“上课外班‘抢跑’才可能赢在起跑线上”的喧嚣声中,各种培训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他们不仅“贴心”推出花式培训套餐,且非常善于在家长们的焦虑情绪上煽风点火。

长此以往,不仅弄得家长们无所适从、四处掏钱,且令整个培训市场乌烟瘴气、群魔乱舞。   7月2日,教育部在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中小学生暑假有关工作的通知》特别强调,要加强校外培训监管。

然而,暑期即将结束,课外培训机构乱象频仍:超前教育和焦虑营销成为培训机构吸引生源的两大法宝。 而早在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开展的语文、数学、英语等学科知识培训内容,不得超出相应的国家课程标准。 然而,规定是规定,执行是执行。 加之不少培训机构使尽浑身解数放大焦虑情绪,谎言重复一万遍,家长们自然宁可信其有。   为了吸引生源,他们确实蛮拼的:有的饥饿营销,有的挖坑设套,有的胡吹海侃,有的威逼利诱……三十六计在教培市场面前,大概都算是小儿科的了。 两个疑问接踵而至:法理而言,校外教培机构的焦虑营销,多是虚假宣传,侵犯消费者权益、涉嫌商业欺诈。

处置起来,不仅广告法有明文规定,《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等制度亦多有涉及。

举证容易、查实不难,为何没有清晰的执法主体和罚则来以儆效尤呢?情理来说,天下家长“苦秦久矣”,在机构贩卖的焦虑氛围中几近窒息,超前教学等明摆着的问题固然要大力治理,社会焦虑生意上的深远之祸就可忽略不计?  眼下的共识怕是比较清晰的:如果仅仅指望靠教育部门单打独斗来治理校外教培乱象,不仅难以实现合力而治的效果,且难以对机构乱象速战速决。

日前,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涉教育培训类案件,法院认定培训机构虚假宣传,判决其退还培训费用,并支付违约金。

这个案例之所以令人瞩目,在于从法治层面让人看到了教培机构虚假宣传之后的“公平正义”。 于此而言,工商等行政执法部门恐怕亦当主动作为,将校外培训市场纳入常态监管的体制之内——吹破牛皮不上税的做派、吓死人不偿命的手腕,总不能因为见怪不怪就长期逍遥在法外之地。   教育是社会的底线。 一切底线上的作恶,更是忍无可忍、更须严惩不贷。

此前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教育市场规模已经超过8000亿元,参与的学生规模超过亿人,渗透率极高。 如此庞大的市场、如此关键的领域,监管层面的任何宽纵和不作为,伤害的不仅是家长的钱包与权益,更令整个基础教育版图呈现出令人忧虑的诡谲气息。

兹事体大,不可轻慢。   好在教育部门三番五次表态了,好在虚假宣传也有个案判例了。

但愿中国家长们朴素的“起跑线焦虑”,不至于继续沦为校外教培机构的利润增长点和忽悠着力点。 (邓海建)。

你可能也喜欢: